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仁达居士

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;但做好事,莫问前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以孝教人,以悌待人,以忠感人,以信处人,以礼敬人,以义交人,以廉化人,以耻醒人,以德服人,以法渡人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何谓五十阴魔?   

2012-08-07 18:21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xueshanzhizhe《何谓五十阴魔?》

 在《楞修行人请审察五十阴魔!严经》中,把所有魔障归类为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十阴魔。这有着特别的涵义:魔从心生,心外无魔。凡夫因未见性故,才把它当作外在的。

    首先讲有关色蕴的魔相。一、于禅坐时,身体变成没有质碍,能穿墙出户。二、于禅坐时,却可以返观到自己的五脏六腑,甚至可从里面抓出蛲虫、蛔虫之类,且身体全无损伤。三、有时候却于虚空中,听到众生在说法的声音。甚至不是一种声音,而是十方都有说法的声音。也有时候,非听到声音,而是看到一个偈颂。四、忽见十方都是紫金色。且毗卢遮那佛正坐于天光台上,周边有很多化佛围绕。五、见十方虚空中,同时遍满七宝的形色;且彼此间不会互相隔碍。六、于夜半无光明时,能见到种种物相。七、这身体好像失去知觉;所以即使用火去烧、用刀去砍,也都没有感觉。甚至用火光也不能烧伤它。八、见到十方的山河大地都像成了佛国一般;既到处都是华丽的楼阁,也到处遍布着奇彩的光明。九、于半夜时,能见到远方亲族好友的形像动作,或听闻到他们彼此讲话的声音。十、见到某位善知识,且在短时间内,形体忽然能有种种变化迁移。众生既由五蕴和合而成,而五蕴中又以色蕴为最粗重者。所以一般人初禅坐所呈现的现象,大致都与色蕴有关。如身体的酸痛麻等,这是大家最熟悉的。其次,于气脉的通塞中所产生视觉的幻觉、听觉的幻觉,还有触觉的幻觉。如见到佛、见到菩萨、见到七宝遍满虚空,或是光明楼阁之类,乃属于色尘的幻觉。如听到种种声音,或说法声,或交谈声,或风声、雨声、虫鸣声、鸟叫声,乃属声尘的幻觉。如身体变大、变小、变凉、变暖等,即为触尘的幻觉。有些现象,似离奇异常;却如白驹过隙,乍现即逝,本不必在意。但很多人却反而着迷、惊吓。对这些现象,如一心想去探讨原因,多半是徒劳无功。以众说纷纭,无从取舍故;唯自寻烦恼尔。有些现象虽超乎我们的生活经验,甚至超乎我们的想象之外。如见到千佛围绕或七宝遍满虚空等。于是很多人便不免兴奋、好奇,甚至惊恐。可是这些现象,往往一下子就不见了。但是既乍现即逝,就可以不用太在意。对现实生活可说是无任何影响;但是如心执着了,却可无中生有,而造成心理很大的负担。可是很多人还对这些现象非常迷离,故不惜去问很多人,去看很多书,想明了:那到底是什么回事?一般而言,真要去追究,多半是徒劳无功的。我看只有自寻烦恼的份!就像寻人解梦一般!作梦已是妄了,再寻人解梦,岂非妄上加妄?事实上禅坐的幻境,跟作梦的境界,乃相类同也。真用功者,唯于方法用心,岂于梦幻泡影的尘相上分心呢?真正的原因,乃不够用功,或正知见不足!不管是内在妄念所现行的境界,或外尘干扰所显现的觉受。就禅坐用功而言,只要对这些境界分心,便已是错了;更何况再去分别计度那是什么境界呢?表面是为了求知,其实是为了安全感!而需要安全感者,乃放不下。其实,不只是禅坐中的境界,甚至生活中的经验,本质上都是如梦似幻。若真放得下的话,对这些现象就不会太在意。怎么叫他放下呢?其实只要不把它想象成那么可怕就行了。即使当时觉得惊心动魄的事件,若过一段时间后,再去回想,却觉得唯如梦似幻而已!最有智慧者却非能把它们分辨得很清楚,而是把它们全当作假的,反而一切没事。如方法正确,心态平稳,则一切现象将之视为过程即可。

    受蕴魔受蕴即指情绪的变化。一、悲魔:因悲悯过度,故见到一切众生,甚至蚊虻之类,都觉得他们很可怜。于是便不断地掉泪、啼泣。二、狂魔:于禅坐时,有比较殊胜的觉受;于是太兴奋,以至于错以为自己得道了。所以便非常傲慢,乃至觉得佛也不过尔尔!三、沉忆魔:于禅坐时,心中一片空白;很多事想都想不起来,很多事若不刻意去记的话,便马上忘得光光的。记忆力特别差,心都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?四、易知足魔:虽能从闻思中建立知见,但为定力不足故而不能证果。若以知见而自我肯定,便会得少为足,自以为已悟得第一义谛。五、常忧愁魔:在修行的过程中,过去已放下了,而新的体验却不曾到来。在此青黄不接的空隙中,乃觉得无安身立命之处。情况严重的话,甚至会觉得不想活了。六、好喜乐魔:也许禅坐中有些较好的觉受;然以正知见不足故,自以为已得无碍解脱。七、大我慢魔:心中尚轻如来,何况声闻缘觉。不礼塔庙,摧毁经像。这大我慢魔,也多是从得少为足而产生的。八、好轻清魔:圆悟精理,得大随顺。自谓满足,更不求进。比如“一切安于当下”,便误以为不用再修行了。九、空魔:得虚明性,乃至长断灭解。乃谤持戒,名为小乘;饮酒啖肉,广行淫秽。如拨无因果的空,便是“断灭见”。十、欲魔:昧其虚明,无限爱生,爱极发狂,便为贪欲。以上十种魔,大致成两种对应:一是狂态,一是狷态。其实一般人于禅修的过程中,情绪也会有两端的变化:有时候偏于狂态,有时候偏于狷态。这就修行的过程而言,还是正常的;只要不过于极端就可以了。对治:以平常心,继续用功。

    想蕴魔因业习的现行,对着某些贪欲。而这些贪欲,再加上知见不正或心态不正,便很容易招引外魔的渗透,甚至有附身的现象:一、心爱圆明,贪求善巧。有些人希望自己能很快地变成聪明能干;于是就会招引外魔,而让他果真变成聪明能干。二、心爱游荡,飞其精思,贪求经历。有些人贪求不同的生命经验,于是常好到处攀缘游荡,或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,也会有相应的鬼神来附身。三、心爱绵沼,澄其精思,贪求契合。希望能与天地并生,与万物合一。四、心爱根本,穷览物化,性之终始;精爽其心,贪求辨析。五、心爱悬应,周流精研,贪求冥感。希望常能感应道交,未卜先知。六、心爱深入,克己辛勤,乐处阴寂,贪求静谧。有的人喜欢孤独地沈思,或静默无为。七、心爱知见,勤苦研寻,贪求宿命。八、心爱神通,种种变化,研究化元,贪取神力。有些人却希望,别具方术而有神通异能。九、心爱入灭,研究化性,贪求深空。十、心爱长寿,贪求永岁。因为贪欲,便会有相应的鬼神来附会。所谓“附会”,乃指顺其习气,而变现出某境界来。如本身知见又不正,不只难以觉察鬼神的附会,甚至正中心怀,乐此不疲。于是更会形成鬼神的附身;而附身后,乃更以魔力的加持,更善巧说法以招揽更多相应的信众,使皆成为鬼神的门徒。有些人常满口地说:业障现行。其实未真努力修行者,业障还不会现行哩!业习一现行,因无其它妄念制衡,力量便很强,很容易随习所牵而忘失正道。如更以觉照能力不够,就很容易随着业习力量而被牵引驱策。何以“知见不正”容易招引外魔的附身呢?因不明了修行乃降伏我见我慢,而非以修行来自我标榜。这就难免予外魔乘虚而入的机会。或者虽精进用功,却从着相中去论功夫,便难免被鬼神附会而不觉。“心态不正”者虽有目标,却不肯按部就班地去老实用功,而只一心巴望所期望的境相,能很快现前,于是更容易招惹鬼神的附身。在世间法中,常谓若阴气重者乃容易被附身。阴气重者,指信心不足或感性过于偏端者。有些人讲到修行时,却太强调:不要思考、不要分别,凭直觉而安于当下。其实这是非常危险的:第一、这可能是业障现行;第二、甚至是鬼神附身的魔相。因此即使于禅坐用功,待身心沉淀后,而能起一些直觉的意念;但还是得再透过理性的判断,而加以抉择或淘汰。太过理性,会形成生命的负担;只强调直觉,又成为另一种偏端。如何才能避免被附身着魔?首先得先建立正知见,即见性而不着相。其次于修行的心态上,更不可急功近利。最后要安于孤单寂寞。其实修行的过程是蛮孤单的,只能期勉自己能安于如蜗牛般地行步,既不求很快有成就,更不求让别人来肯定我的成就。若广度众生的心太急切了,也可能招致附身着魔的现象。因为鬼神就来加持他,让他口若悬河地说些似是而非的法,能招引听众,以成为鬼神的附庸。而这些说法者,既满足于其虚荣、表现的心理,又自认为弘法利生、造福社会。所以虽被鬼神控制而不能自觉;或虽有疑惑,但放不下。所以想做善事、想度众生的心,却成为附身着魔的助缘。群魔乱舞,豺狼当道,果真是末法时代。

    行蕴魔与识蕴魔,大致都是属于知见的内魔。以关于知见,为前面已说得很多了,故不再赘言。

    下面综合说明“魔境”的问题。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。修道即有魔;若不修道,是否即不着魔呢?答曰:着得更厉害!一般众生无始来皆无明业障,反不觉得有无明业障;因此虽在魔中,倒不觉得有魔。非为修道,才惹魔上身。而是修道,才能分辨原来这就是魔。盖所谓魔者,是指众生无始以来的无明业障、烦恼、迷惑。天魔、鬼神魔、非人等外魔,亦为无明业障相缠,才引狼入室。其实,魔本来就存在我们生命当中,而我们就是为了克服这些魔障,才需要修行的。所以修道有魔扰,那才是正常的。《楞严经》把一切魔由内在去处理。因为一切境界,我们能去转它而不被它转,即一切非魔。因此真正的魔不是外在的众生,不是外在的境相,而是众生无始以来梗梗常在的无明业障。若业习不再和鬼神相应,他就不再来缠你了。《楞严经》中有一段经文,即说明外魔乃为无明业障相缠才会招惹的:‘是故鬼神,及诸天魔,魍魉妖精,于三昧时,佥来恼汝。然彼诸魔虽有大怒,彼尘劳内;汝妙觉中,如风吹光,如刀断水,了不相触。汝如沸汤,彼如坚冰,暖气渐邻,不日销殒。徒恃神力,但为其客。成就破乱,由汝心中五阴主人;主人若迷,客得其便。’即使有天魔鬼神以及山精妖怪等,在你修行时,怀着瞋心,怀着伤害你的心,而来扰乱。但是见性者而言,这些鬼神的干扰,就像以风来吹光,了不相触。或像以刀来断水,水仍常流。一个真有智慧者,即使鬼神最初还来捣乱,但过一段时间后,也许就会变成他的护法─坚冰消融成水也。来扰乱的鬼神,是继续捣乱你、控制你?还是终成你的护法呢?这就看我们心中的主人,够不够明智?够不够镇定?‘主人若迷,客得其便’,主人云何能不迷?答:唯不‘着相’。以若着相者,心为物转,即是迷也。所以我虽讲五十阴魔,但不带领诸位于魔相上仔细分辨,否则经典上所说的五十阴魔,还是太少了。因为相的变化,本就是无穷无尽的。如想按图索骥,以从相中去分辨:何者是魔?何者非魔?其实,既着相者,即已着魔也。因此禅宗常讲:“佛来佛斩,魔来魔斩。”只要不理它,心不被它转,即是斩也。倒非必把现象全抹尽,才叫做斩。如认为必抹除一切境相,才是斩;这倒是又被转了。

    在经文中五十阴魔,‘色受想’三阴才有外魔。因此,心愈内摄而不着相,乃愈能远魔。所以经文中,常有‘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’所以《楞严经》中,虽有五十阴魔的经文,其实不须太着相而去分辨。天魔在欲界最高层天(他化自在天)的寓意:有欲,即有魔。若心着欲,即不出天魔的掌控中。因此欲真降魔,唯除‘欲’尔。在佛经中,称天魔为波旬。无欲就无魔;因为魔之能恼害行者,也是从示现境界而钩引行者贪瞋的欲望故,才有作用。所谓“着魔”者,非魔故着,而是为“着”故魔。而众生之所著,欲为大焉。心有所求,皆是欲也─欲入定.欲开悟.欲成佛等。因为我们心理执着,所以任何境相都变成魔了。所以,以“无所求心”而修行才是最可靠的。怎么降伏呢?就是把有所求的心,从觉察后不断地剥除,剥除到最后,才能真证得无所求的境界。所以虽以无所求为目标,但还得经过辛苦而严谨的修行,才能真证得无所求的境界。魔很可怕吗?不!魔太可爱,心才会着。若魔是恼怒、瞋害型的,这魔还不可怕!为魔太可爱了,这才可怕。在执着的当下,还不觉得自己已经着魔了。我们检视众生所最珍爱、执着的,又是什么呢?其不外乎“我”。所以“我”,才是最大的魔障。修道过程中,最大的魔考,其实不是天魔,而是“我慢”。我为大魔,谁能不着?于是乎,何以证道前必先降魔?因为必降伏我慢,才真证道也─证得解脱道。一个修行者必要把“我慢心”完全扫荡了,才能证得阿罗汉果,也才能完成解脱道。《楞严经》主旨在于:事先不着魔,而非着魔后再去降伏。其次,虽于禅修觉受到一些身心变化的现象,默然观照,不迎不拒;则过一段时间后,它也就消失了。大逆障,往往就是大转机处。如于逆障时不能安忍,而退转或换另种法门,便不可能从突破逆障而得到转机。虽然那时候,我们身心必然非常辛苦,甚至觉得功夫已一败涂地了。可是我也再三强调:不要以觉受论功夫。虽然辛苦,虽然功夫用不上,但事实上我们还是在正道中。就因为还在正道中,所以才能逼上这些大逆障处、大转机处。故唯从正知见中,去觉照、安忍。待捱过后,或将是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

   总之,对见性者而言,既一切相皆可放下,也一切相皆可涵容。这才是降魔之心要也。最后我们还是以《楞严经》的宗旨,来作总结:何谓为魔?着相就是魔;何以为道?见性就是道。对真见性者,一切都可放下,放下即不受影响;一切都可涵容,涵容即一切无碍!这真空妙有的真如心,才是降魔最重要的心要。总而言之,真正的魔乃是众生的无明业障、我见我慢。故从内在去降魔,才是最直截了当而无后遗症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