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仁达居士

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;但做好事,莫问前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以孝教人,以悌待人,以忠感人,以信处人,以礼敬人,以义交人,以廉化人,以耻醒人,以德服人,以法渡人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位女博士的神奇皈佛之路  

2012-04-08 12:50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看雪客按:上月初,一位加拿大博友为皈依上师嘎玛仁波切而专程回国,如愿之后,临回加前再度约本博主和多吉师兄聚餐,并带来一位从法国回来的师姐(安徽美女,20年前,一法国人对她一见钟情后以多次自杀威胁迫使她最终嫁给了他,定居法国15年),没想到这位师姐竟是法国著名藏学家大卫.尼尔的转世(其圆光师上师和另外一位居士一起认定,神奇经历将在本博稍后发布)。前两天,这位师姐再约本博主聚餐,说是一位博友(也是她的同门师妹)特别想见我,她是某名牌大学的教师(博士),就是下文作者,其经历也是颇为神奇,而且,她虽然离婚带着孩子,但根本没有再婚的想法,甚至是,她对世间感情完全没有兴趣,整个人非常非常淡定——

 

 

我的皈依之路
作者  MZY

 

    我是一位单身母亲,今年36岁,有一个6岁的女儿。皈依的时间不到两年,看了段师兄的博客,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皈依的过程,有些琐碎,希望对大家有帮助。

 

    在我刚上高中的时候,母亲因为练气功走上学佛的道路。家里慢慢有了专门的佛堂,母亲也开始吃素,非常虔诚。但是那时母亲并没有意识到要度化家里人,很少给我们讲佛法。一直到我上大学,母亲也只教给我简单的念佛号,让我每天早晚念十声阿弥陀佛就行了,有空可以念念《心经》。不知为什么,我对《心经》非常喜欢,在母亲给我的小册子里看到了之后,没过多久就背下来,再也没有忘过。
 

     但是因为没有闻思修的基础,我不明白念佛号的意义,也不明白佛法的道理。即便是每天只念十声,也是三天打鱼,好多天嗮网。在这个过程中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——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,我遇到了两位基督教徒向我传教。不知为什么,她们刚刚说到上帝爱世人,为世人赎罪而死时,我不可遏止的泪流满面,哭了整整半个小时,当她们问我是否皈依基督教师,我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必须承认,那也是段快乐纯净的日子。但是由于教友对佛教有根深蒂固的偏见,把佛教视为魔教,在教友的要求下,我把母亲给我的经书、小佛像、护身符都扔进了厕所。阿弥陀佛,真是无知者无畏,罪业深重

 

    毕业后我来到北京工作,后来又辞职读博士,和山东的教友渐渐疏远,虽然偶尔也去教堂,但是最初的那份虔诚和热情却再也找不回来了。博士快毕业的时候,一次跟着同学去京郊一位会算命的阿姨那里,既有好奇的成分,也的确对未来充满迷茫。当时一进那位阿姨家,我还没说话,她就撂下两句让我十分震惊的话。阿姨先是说:“哎呀,今天来了一位主的孩子。”可是我因为工作的关系,从来没有跟周围的人提到我曾经信仰基督教,周围的同学朋友都不知道的,阿姨怎么会知道?紧接着阿姨又说了一句更奇怪的话:“咦,还是观世音菩萨的弟子呢。”可能因为我的阴历生日是9月19日,我母亲也一直觉得我和观音菩萨有缘,我自己到没有任何感应。

 

    我当时很奇怪,我还一句话没说,没报上自己的生日,阿姨是怎么知道的呢?!当时我还闻到阿姨家中一股悦人的香味,我随口说了一句“好香啊。”阿姨的回答也让我很迷惑,她说:“不是每个人都能闻到的。”对于信仰,我自己很迷惑,为什么之前会信仰基督教?但是后来却又淡了?难道学佛也是命中注定的。我向阿姨请教这个问题,阿姨给了我一个解释,她说我其实不是汉族人,某一世信过基督教,所以这世遇到了“故人”(教友),会觉得非常亲切,有感应。但是阿姨说我这一世的任务是要学佛的,是要修观音的我也无法断定阿姨所说是真是假,但是我觉得她给了我一个可以让我释然的解释,否则我总觉得自己像是基督教的叛徒,难以释然。

 

    但是,阿姨让我学佛的话我并没有听进去,潜意识里也很害怕,觉得自己毁坏过经书、佛像,这样的弥天大罪无论如何是难以补救的。博士毕业后我经历了很多挫折,离婚、生孩子、工作不如意等等。但是这些挫折慢慢让我开始反省人生的真谛,我开始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答案,开始认真阅读有关佛学的书籍,并在网络上听、看一些法师的讲座。慢慢的,我有了皈依的想法。

 

    2009年春节,母亲的一位道友周阿姨跟母亲说,“你女儿命里注定要学佛修道,一定要皈依。如果不皈依,就会一直磨她,一辈子不顺,一直磨到她皈依慢慢就好了。”其实虽然母亲学佛多年,但是从来没想到过要让孩子皈依。周阿姨的话促动了她,也促动了我,我自己也发心要皈依了。但是回顾母亲学佛的历程,我深感这个世界上很多学问都可以自学成才,唯有学佛不能自学成才,当然除非有累世修行的底子。母亲学佛走了很多弯路,我觉得一方面是没有明师指点,另一方面也是自己不能一门深入。所以我希望自己能皈依一位有修行的明师。但是那时自己周围学佛的人很少,通过朋友四处打听,希望能够帮我介绍一位师父,但是都没有消息。在我四处求师的时候,我也在开始慢慢学习如何拜佛、忏悔。这时周阿姨通过母亲告诉我,“不要东奔西跑的找师父了,在家老老实实地等着。过两个月,师父就来了。”

 

    我想,反正找不到,那就听周阿姨的话,耐心等吧。

 

    2009年中秋节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在金黄色的草原上有两个帐子,各坐着一位穿黄袍的人。我在梦中还不是很清楚那是上师,因为实在做梦也没想到会皈依藏传佛教的上师。后来在梦中看到有一位穿红袍子的人拿着哈达献给坐在帐子上的人,我还在梦中跟母亲说:“这可能是师父,我们赶紧过去看看。”这个梦境十分清晰,金黄色的色调很温暖。我还打电话把这个梦告诉了母亲,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。但是,答案第二天就揭晓了。以前的同事给我电话,说从青海来了一位活佛,能看圆光,让我去看看。我立刻告诉了她我做的梦和周阿姨的点拨,兴奋的说是不是我师父来了。对方让我自己去看看再做决定

 

    我们约了两天之后去见我的大恩上师才智仁波切,上师给我看了圆光,从圆光中他观察到我是大乘佛法的根器,非常高兴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他说我学佛的前途一片光明(很多时候,当我感到颓废时,我就鼓励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辜负了上师的这句话)。我当时对藏传佛教还是一窍不通,傻乎乎的问上师是否能教我如何克服贪嗔痴,尤其是“嗔”,因为我脾气不好,爱生气。师父说修金刚萨埵对治嗔念很好,我当时就要上师教我。上师很耐心的告诉我,要先皈依才能正式传法。我和上师高兴的约好了皈依的日子。几天之后,我就正式皈依了我的恩师才智仁波切。老实说,我皈依上师没有其他人那样明显的感应,比如说很激动,痛哭流涕。甚至也没有当初皈依基督教时哭了半个小时的感应。我只是一味的觉得高兴,高兴的有些傻。

 

    上师很快离开北京了,他在青海的时间多,在北京的时间很少,由于我们没有共修的场所,上师没有条件给我们集体传法,只能一个一个的指导,我看得出上师非常着急,但是又不想对我们这些懒散的、刚入门的弟子太严格,我觉得他是怕我们退失信心。我其实也很着急,因为对藏传佛教一点不懂,虽然上师教了修行的仪轨,但我还是懵懵懂懂,甚至有所怀疑。自己在网上查找资料,看到了很多对藏密修法的诽谤,我一度感到很迷惑,甚至有些动摇。好在我凡事喜欢寻根究底,绝不相信任何没有根据的流言蜚语,我会自己求证。网上有外道诽谤藏密,引用了《密宗道次第》。我自己从网上买了一本,结果发现外道说的**页的页码,书里面根本就没有,完全是他们瞎编的。因为我看到书上提醒没有上师指引,不能随意翻看《密宗道次第》,所以我还是很老实的把书收起来了。但是从此,任何邪魔外道诽谤藏传佛教、藏密修法的观点对我没有影响了,我开始按照上师的教言老老实实的修行。

 

    在这个过程中,我看到了段师兄“湖心亭看雪客”的博客,成了师兄忠实的粉丝,从博客上学到了很多。心里也在暗暗祈祷,如果能结识像这样修行好的道友就好了(博主看雪客真实坦白:实际上湖心亭看雪客只是博客浏览量高,佛法闻思和实修上都没有什么水平)。毕竟我们的上师刚刚到汉地传法,收的很多弟子都刚入佛门,对于如何修行、如何共修我们一点点经验都没有,我觉得是非常需要有人帮助、带我们一段的。我还把段师兄的博客推荐给学佛的师姐。同时,我也在看嘎玛仁波切的书,我非常喜欢,自己看,也请了送人。

 

    半个月前,我又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一座山庙前,里面有位师父在为人抽签占卜,我正要进去的时候,被嘎玛仁波切拦下来,(在梦中我知道那就是嘎玛仁波切,因为我正在看《生命的觉醒》,但是另一方面又不是很敢确定,因为梦中的嘎玛仁波切不像照片里面那样白白胖胖,而是比照片稍微瘦一些、年轻一些。)嘎玛仁波切塞给我一沓纸,上面有花纹,有我看不懂的字,还告诉我:“不要到处乱跑,我们这些上师都会为你们祈祷的。”醒来之后,我心里很忐忑,还进行了反省,觉得自己在修行上有贪念,这山望着那山高。已经遇到了那么好的上师(我的上师才智仁波切非常非常慈悲、有耐心),还惦记着别人的上师。这也是一种攀缘心,我还想无论如何要对自己的金刚兄弟们有耐心,要对自己的上师有信心。如果我们这个共修的团体进步的慢,那也是自己的造化不够,更要好好修行,把功德回向给大家。

 

    但是,三天之后,我在微博上惊喜的发现段师兄居然和大师姐见面了,一切都是佛菩萨的安排吧。我当时真的是又笑、又哭,我想难道是我的祈祷显灵了?又马上否定,自己哪有那种本事,一定是嘎玛仁波切在梦里跟我说的:“我们这些上师都会为你们祈祷的。”一定是上师们在为我们祈祷!此外,我真的非常感恩段师兄,虽然素不相识,他还是在百忙之中见了我这个粉丝,给予了我和大师姐很多指点,此乃“慈悲喜舍”是也。我跟段师兄讲了自己的梦,师兄说也许我和嘎玛仁波切有缘。我现在正带着段师兄送给我的金刚结和大白伞盖佛母护身符,之前不知为什么做大礼拜无法坚持一次做完108个,今天带着做完了两个108拜,下午一次,晚上一次。觉得浑身都是力量,都是快乐!

 

    我先讲这么多,我还有一些关于我母亲、我女儿的有趣又有意义的修行故事,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讲给大家听。

2012年4月5日星期四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